蝴苝情感网 » 情感故事 » 他爱上那个叫后妈的女子

他爱上那个叫后妈的女子

家良的母亲出了车祸以后,家良就长大了,那时他刚刚8岁。8岁以后,家良就是大人了,他会给父亲放好洗澡水,吃过饭后主动去洗碗,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一个阴谋,小小的心已经知道如何伪装,没有人肯伤害一个孩子的心给他找后娘,父亲单位的人说,多可怜的孩子啊。

他爱上那个叫后妈的女子

他爱上那个叫后妈的女子

那时,家良就配合着掉眼泪,而来相亲的女孩子,总是害怕家良的眼神,在父亲面前,他乖乖地叫着:阿姨。父亲起身去做别的,他就用眼神把对方杀死,没有一个女人能逃得过家良的眼神,而父亲每每会征求他的意见,说这个女人如何那个女人如何,家良总是简单地两个字,好啊。父亲说,多懂事的孩子,可人家说有了后娘的孩子是最不幸福的孩子,等你长大了再说吧。

10年之后,18岁的家良仍然和父亲过着简单的日子,父亲已经40岁了,男人最好的年纪,却有了白头发。10年时间,为了家良的平静,秦淮一直一个人,尽管很多个夜晚是寂寞的、煎熬的,甚至在生意上有许多欢场女子来引诱他,但他没有动过心,为的是家良。这个孩子,心事太重,像他母亲,口是心非,说出的话总是南辕北辙,让人无法捉摸。而自己现在事业正好,下海后有了房子有了车,房地产又炒得火热,所以,有女孩子追也是自然的事。只是,他从来不敢和家良说,那是他的心病,父子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,多了个外人,别说他不习惯,秦淮本身就不习惯。

那个远远的、不知是谁的女子,就是家良的心病,因为他知道,早晚有一天,这个女子会出现。

18岁的家良去北方读大学,走时站在门口对父亲说,如果一个人太孤单,就找个人吧。说完一个人走了。那么孤独的背影,让秦淮落下泪来。这句话,他等了10年。

秦淮的信到达家良的手上时,家良一个人站在冰天雪地里看着雪花一片片落下来,像是久久飘着的心终于落下。秦淮说,她,温柔得很,常常看你的照片,给你织了一件手工毛衣,你放假回来就能穿了。话语间全是幸福,透过信纸丝丝缕缕传过来。早知父亲会这样高兴,家良想,自己不至于假装这么多年,这样地自私,让父亲早生了华发。

但是,寒假放了还是没有回去,打了电话回去,说刚到北方不熟悉,约了同学去哈尔滨看树挂和雪景,暑假再说吧。没想到电话被女人抢了过去,家良吗?一个声音柔柔地传了过来。这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,轻轻的,像一片雪花似的。我把毛衣寄过去,不合适再寄回来,我再织。

家良只是沉默,这个女子,于他是隔阂的,像是隔着玻璃去看一个人的面孔,怎么样也不清晰,但声音是好听的。他淡淡地说,谢谢,我毛衣够穿。没有太多的话。

那个春节,一个人在宿舍里煮方便面,看着窗外的烟花,整个世界都在狂欢,只有家良,冰凉的泪一滴滴落到已经凉了的面里。反正是凉了啊。

夏天,一树一树的合欢开。终于,暑假来了。背了包进门,却看见父亲不像40的男人,年轻挺拔得像一棵树,而身后的女人,旖旎得像他的小女儿一样。父亲惊喜地叫道:家良,你回来了,来,这是你姨。

家良抬了抬头,脸上的肌肉不动声色地动了一下,几万分之一秒的时间,只有他知道吧。而女人笑着说,不用了,我只比他大7岁,姨,他叫不出口吧,不如叫我的名字好了。

3个人愣了一下,女人从手里接过家良的包,我叫素卿,然后转身进了屋,剩下父子俩在院子中呆呆站着。是父亲要住平房的,不肯去楼里住,只因院子里有一棵合欢树,家良的母亲亲手种下的,每年5月底的时候,便有一树一树的花开,而7月,开得正灿烂呢。

父亲不在的时候,家良看着这个26岁的女子,眼神里是一把刀,寒光闪闪。家良,你长得像你的母亲呢眉清目秀的,我看过你好多小时候的照片,像个熊猫似的胖,大了反倒瘦了呢。其实,都是和他套近乎的话,他却总是淡下脸来,把手里的刀转来转去,这把瑞士军刀,是当年母亲送给父亲的,家良一直留着。母亲走了以后,沉默好像成了惟一的语言,只有这把刀陪着他。

还是素卿耐心地问下去,想吃什么?银耳莲子汤?东坡肉?还是小笼包?口气里已经有取悦了。这样年轻的女子,为什么嫁了比自己长15岁的男人,家良是不明白的,因为,她看起来年轻到也还是个孩子。

家良在合欢树下看书,素卿问,什么书看得这么仔细?霍金的《时间简史》。家良答,头仍然是低着的,因为热,脸上的汗毛清晰可见。(情感问题咨询可加导师微信:lengai1305)

哪有什么宇宙啊,人心就是宇宙。素卿的话传来时,家良抬起了眼,这句话充满了禅意,没有看过霍金的人是说不出来的。

上一篇:直到分手那一刻 我才看清一个男人的品格

下一篇:婚姻不是选择题